页:  1  2

 编辑: 骆, 华森    時間: 2017-02-23 23:30  

 

  作者:牛弹琴

    (一)

  在最近一个交易日(21日),美国“两房”又崩盘了。

  美国两大房贷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的股价,出现自由落地下滑,房利美一个交易日暴跌了35%多,房地美暴跌幅度更接近腰斩。

  这是两家关系到中国数千亿美元的企业,股价崩盘,毫无疑问牵动中国人心,马上还会有各种谣言。

  “两房”上一次自由落体,还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事实上,美国次贷危机之所以发酵成全面经济危机,与“两房”的冒险扩张也有着重大干系。

  在金融危机期间,难以为继的“两房”,股价暴跌了90%。

  这一次的突然暴跌,也还是上次危机的后遗症。

  当年为挽救“两房”,美国政府只能出手相救,将“两房”国有化,并注入了近2000亿美元资金,但政府也拟定了异常苛刻的救助条件,原先管理层被踢走,原先股东权益被大幅剥夺,“两房”收益绝大部分归美国政府。

  据统计,自国有化以来,“两房”已上缴政府近3000亿美元,远远超过当年政府的投入。

  被剥夺股权的对冲基金自然不服,于是不断发起集体诉讼。

  2月21日,美国一上诉法庭以2:1的投票结果裁定,投资者不能推翻政府获得大部分收益的决定,但可以就当初合同违约发起一些诉讼。

  这个裁决,立马导致了“两房”股价的自由落体下跌。

  对中国人来说,“两房”不是普通的美国企业,因为这是两家中国投资最多的公司,至少是数千亿美元的级别。

  暴跌,必然引发关注。

  (二)

  中国社交媒体上,隔三差五还会出现这样的故事:

  随着美国“两房“”的退市,中国约4000亿美金债股券血本无归,成为一张费纸。当年辛丑条约赔款4。5亿两,平均一个国人赔一两,而现在中国损失的3760亿美元,平均一个国人赔款300多美元。这么大一笔钱泡汤了最后恐怕还是得由百姓买单。呼吁党中央和全国人大对“两房案”立案调查……

  甚至有人还这样计算:

  3万亿人民币是个什么概念?2007年全国工资总额是2万多亿人民币,全国商品住宅投资总额是18000多亿人民币,全国医疗总费用是6800多亿人民币,全国教育总支出是7000多亿人民币,也就是说,仅仅两家美国房贷公司就借去了相当于中国一年半的工资,相当于中国近2年的住房投资,相当于中国4年多的医疗费用,相当于中国4年多的教育支出。面对如此旷古未有的财富损失,中国老百姓(603883)又如何能够买得起房?如何能够看得起病?如何能够养得起老?按照网上披露的国产航母建造费用每艘30亿计算,3万多亿人民币就是一千多艘航母……

廣告

  总是又好气又好笑。

  爱国热情值得肯定,但这是彻彻底底对金融市场缺乏必要的常识,连股票和债券的概念都没搞清楚。

  股票是股票,债券是债券,在经济学上是两码事。中国在“两房”有巨额投资,这不假,但中国不是股东,而是债主。做“两房”股东确实很悲催,但债主应无恙,因为即便“两房”破产,债权还必须优先偿还,而且“两房”债权有美国政府担保。

  但谣言之烈,迫使国家外汇管理局负责人2011年罕见站出来澄清说,中国持有的“两房”债券还本付息正常,有关媒体称中国亏损可能高达4500亿美元“毫无事实根据”。

  但很多人还是不懂,按照媒体的报道,在一年人代会上,有代表在发言中说,美国“两房”问题导致中国金融受了内伤。

  当时还主管金融的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听不下去了,立刻澄清说,这是“不准确”的,具体到“两房”,中国拥有巨额债券不假,但假如美国不救“两房”,美国经济就要崩溃,更何况“两房”债券由美国政府担保,而且在出问题的债券问题中,美国占了四分之三,美国是必救不可的。

  (三)

  对“两房”,美国人恨之入骨,但美国政府确实不得不救。

  如果不救,损害的是美国的主权信用,作为一个连带后果,美国国债也会随即失去信用。

  但要说美国没有小算盘,也是不对的。

  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后来也开玩笑说,如果打小算盘的话,美国可以听任“两房”垮台,这等同于征收了外国政府的1万亿美元投资。

  这意味着中国数千亿美元的投资,真会付之流水。

  但保尔森不敢这么做,他当时听到一个情报汇报后,更是如坐针毡:俄罗斯官员已和中方高层接触,并提议两国采取联合行动,大量抛售持有的“两房”机构债券,以此迫使美国采取紧急行动,接管这两大企业。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