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编辑: 骆, 华森    時間: 2017-02-27 18:55  

在并购逻辑和融资逻辑发生变化的背景下,基金经理眼中的A股中小创已不再是当年的“雾里看花”。在业绩验证以及价值回归的背景下,中小创的投资越来越变成散乱化的个股价值挖掘,而那些不依赖外延并购和融资加码的内增型企业可能真正受益于这种内部分化,成为众多机构重点关注的对象。

  “审美”逻辑生变
  证监会上周五发布了再融资新政,从定价基准、融资数量、间隔期限等方面约束过度融资,增发让位于IPO,疏通股市“堰塞湖”,这与2016年10月以来的政策思路一致,但新政的制约力度超出机构投资者的预期。

  “总体而言,再融资新政对炒新、炒小的投资风格继续压制。”融通基金认为,虽然资产重组的定价不受新规影响,但其配套融资受到制约,因此对之前先融资再收购的变相“借壳”行为有直接冲击,上市公司“壳”价值缩水;与此同时,次新股的融资也将随之受到影响。

  大摩华鑫基金公司人士也指出,证监会继续强化再融资监管,规定拟发行股票不得超过发行前总股份的20%,前次募资到位18个月以内不得再融资,有较多交易性金融资产的非金融企业原则上不得申请再融资。该政策利好资金充裕、估值合理、内生增长良好的公司,但由于A股整体上估值水平不低,很多成长板块对于融资的依赖性很大,因此总体中性偏空。

  显而易见的是,由于许多中小创公司的生存逻辑建立在并购的基础上,因此融资新政成为IPO加速后又一冲击中小创生存逻辑的重大因素。

  创金合信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陈玉辉表示,一些中小创企业的所谓成长性是建立在持续并购的基础上的,缺乏内生成长性。因此这些公司或将面临一次估值的“审查”,只有极少数真正优秀的创新型企业会依赖自身基本面重新崛起。

  事实上,近期已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东拼西凑的买业绩粉饰报表的模式似乎已经靠不住了,政策因素以及市场因素的变化都在冲击中小创公司的生存逻辑。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开年以来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司接近20家,其中相当一部分公司是中小创公司,其中包括探路者、四方达、申科股份、仁智股份等。

  不以“大小”论英雄
  A股那些在行业内默默无闻的中小创公司借助并购拼凑业绩,并用以迷惑基金经理的时代可能已经告一段落了。基金经理陡然发现,A股中小创公司的最大特点是,绝大多数所谓“龙头”都仅仅只是该行业在A股中的龙头,而真正的行业龙头实际并未真正在A股上市。

  “这也是A股喜欢追逐概念股的原因。”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人士坦言,如果该行业的龙头企业真正已经是A股公司,何必还有概念股的说法?显然A股面临的问题是前期上市太难,许多优秀的行业龙头并未在A股上市,而那些A股的行业龙头仅仅只能够理解成,是该行业在A股上市公司中的龙头——这个逻辑很容易在互联网体育、互联网彩票、互联网旅游等领域找到鲜明例证。

廣告

  而近期美股和港股的科技股强势表现也进一步反映了A股中小创企业的基本面问题:A股中小创被认为是科技股、互联网股的集中营,但是在市场剧烈调整和回归价值后,基金经理也不得不承认,绝大多数A股科技互联网概念股在互联网行业都排不上名次。这也是为何海外的中概股表现强势,而代表A股科技股的中小创却走势萎靡的重要原因。

  一个需要提醒的事实是,绝大多数互联网行业的龙头股都选择了在美股和港股上市,比如最近在港股表现强劲的美图公司,以及美股的微博、网易、陌陌等一批公司等。

  “显然,价值投资并不拒绝科技股和互联网股,价值投资只会拒绝A股中小创的讲故事模式。”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人士向记者强调。

  但是中小创完全丧失了吸引力了吗?显然也不是。

  南方基金权益投资总监史博认为,随着中小创板块和个股的估值回落,投资的价值相对来说也越来越凸显,不仅会吸引增量资金的兴趣,也会减少存量资金调仓的压力。

  “对成长股不应该有偏见,其持续跑输恰恰蕴含着反转的动能。”史博强调,例如2013年周期股大涨之后,市场开始深入挖掘成长股;但当前美中不足的是成长股总体上估值性价比仍然不够到位,和2012年底的性价比水平仍有较大差距。但随着年末估值切换,结构上已经有很多值得投资布局的个股。

  因此2017年史博着重自上而下看好盈利能力恢复的周期股而淡化高股息策略,也将自下而上精选白马成长股,不会拘泥于成长股的行业和板块。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