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编辑: 骆, 华森    時間: 2017-02-27 21:17  

 这两天关于一套房子能改变一个人社会阶层的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有相当一部分早期的购房人,花十几万、几十万买了房子,到如今升值到几百万,在不少人看来这类人已然步入了中产阶层。文中引用了瑞银2016年财富报告,拥有超过约515万人民币净资产的人,已经属于全球最富裕的人这一结论,据说这一类人只占全球的1%。而在北上广深任何一个城市有一套房子的人都站在了全球财富金字塔的顶端。

  不过对于一套房子就能让人变成中产的结论,我是不太认可的,我周围就有这样在大城市买了房子的人,过得并不是想象中的中产生活。

  朋友小高,名校毕业,十几年前,像许多北漂们一样,他选择了北京,并且有在这里安家的打算。北京这座帝都,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这里有可以让人施展才华的空间,一切事物都充满了新鲜与挑战;恨得是,不管在这里呆了多少年,始终都让人觉得她让人难以亲近,远离家人远离故乡,面对在异乡的种种压力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别看在北京的时候过得很辛苦,每年春节回到家都精神满满,一脸风光,让人暂时忘记了在帝都的辛苦。小高当时的状态也是如此,出生在小县城的他满怀着一腔热情来到北京,租房遇到过黑中介,坐地铁手机被偷过。不过这些挫折跟自己的理想比起来,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要问小高的理想是什么,当然是买房喽。买房做什么?“没有一套房子,在这个城市呆的再久也没有归属感。”这是他的原话,来北京的前两年他搬过4次家,长期租房住谈什么安全感,说出了很多“漂漂”的心里话。

  2007年,小高的父母拿出毕生积蓄贷款买下了北京东四环的一套两居室,每月一半的工资都用来还房贷了。买了房子后小高过的更好了吗?并没有,在拿到房子钥匙的第二个月,小高就跳槽了,目的就是能涨点工资缓解房贷压力,买房前的状态是平时虽然忙,但是到了周末节假日还能约上几个朋友出来吃吃饭,偶尔出去玩。买房后,至少在两年的时间内,小高的这些娱乐活动频率骤减,还把每天的生活费吸烟预算控制在20块内,连朋友都抱怨小高变得只知道工作赚钱不懂得享受生活。享受生活?反正买了房子的前期每到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还房贷,涨了工资以后虽然压力没那么大了,但是从心理认知上就觉得自己是个房奴了。

  结婚后,小高的生活宽裕了一些,和媳妇两个人攒了点钱,却迟迟没敢要孩子。问原因很简单,生了孩子花销更大了,现在想先攒点钱再说。老家那边催得紧,这边小两口却不着急,两人有着自己的计划,眼看着第一套房子价格不断上涨,小高倒是挺高兴,心想自己也是有价值百万房产的人了,就在他暗自窃喜的时候,媳妇给他泼了一头冷水:光涨价管啥用,你要是把房子卖掉住哪去?说的也是啊,都说在一线城市有套房子,一年挣个20来万就算是中产了,能过的很滋润。试想一下,对于有孩子、有老人的家庭,在大城市生活的话,20万也不算什么,孩子的教育、老人看病。。。到处都有花销,为了维持住家庭生活,年轻人不得不努力保住这20万甚至更多的收入。说他们是中产?真算不上,顶多是个“准中产”,在通往中产的路上吭哧吭哧不断奋斗着。

廣告

  一套房子让人成不了中产,那两套呢?小高单位有个同事比他早几年买的房子,第一套房子的贷款还的差不多了,就又买了第二套,租一套住一套,以租还贷让有两套房的生活过的也挺宽裕,后来同事家里出了事,卖掉了一套房子,刨去贷款部分也赚了300万呢,对之后的生活也没有太大影响,人家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明年还打算把孩子送出国留学。所以啊,有一套房子真不见得算是中产,至少得有两套房子,而且其中一套房子贷款已经还的差不多或者已经还清,以租养房,即便是急需用钱,卖掉一套房子也不会对生活产生太大影响,如果换做是小高家,卖掉仅有的房子就意味着无家可归了,说房子拉大了贫富差距一点也不为过。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也曾表示,房地产其实是一个表象,背后反映出来的是社会问题,就是贫富两极分化。有房子的有十套八套,没房子的一套都没有,实际上是把两极分化的问题通过房地产表现出来了,这房子的作用还真是不小。

  道理看似挺简单,但不少人都是后知后觉。小高也没想到房价能涨这么快,当初要是狠狠心也能买第二套房子,但是看着手里好不容易攒下的几个子儿,他更愿意拿去炒股做理财,因为理财的收益更实在,而房产增值的收益仅仅是个数字,并不能轻易变现,小高当初虽然没买房子,但是投资的理财赚了不少,日子过的也还算舒适开心,做个“准中产”倒也乐在其中。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