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编辑: seann    時間: 2017-02-24 16:00  

real estate 4

经济学通常认为货币是演化的产物,不是谁发明的,但是现代社会中使用的货币基本上是中央银行发行的纸币,这种纸币体系所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市场主体从权力手中获取货币比从其他市场主体手中获取货币更为容易,我们把这种与权力相关的货币称为“容易的货币”。它虽然“容易”,但购买力与那些辛辛苦苦赚来的货币相同。下文将要指出“容易的货币”不仅损害经济效率,损害社会财富分配的公正,而且也损害伦理道德。

“容易的货币”将扭曲企业家精神。假如企业家可以从权力手中轻松地获得货币,那么他们就失去了创新和发挥创造性才能的动力,毕竟后者要承担风险,而且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当企业家开始转向赚权力的钱时,往往也就意味着他们不再直接服务消费者,他们的活动不再创造社会价值,相应地,他们赚得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利润,而是“关系租金”。一个例子是目前非常时髦的PPP,假如没有良好的约束机制,PPP很容易沦为商人与政府官员合谋,赚取“容易的货币”的手段,知名经济学家黄春兴教授称PPP为“计划经济的升级版”是不无道理的。

同样,由于政府手中掌握了大量通过税收、卖地及银行贷款等获取的“容易的货币”,由于这些货币来得容易,而且官员自己不承担风险,政府在使用这些货币的过程中也就不会很谨慎,比如不少地方政府大量地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上马效率不高的投资项目等,这样就进一步地制造了“容易的货币”,使通胀加剧,从而提高了土地价格与企业的用工成本,降低企业的赢利水平,甚至使很多企业破产倒闭,迫使一些外企撤离中国,从而损害了实体经济,可以说,这是“容易的货币”产生的“外部性”。

另外,“容易的货币”创造了虚假的需求。实际上,对商品的需求并不独立于信用创造体系本身,比如,房价的上涨说明对房地产的需求很大,但这种需求不是本来就有那么大,而是“容易的货币”催生出来的,是社会中充斥着大量“容易的货币”的必然结果。“容易的货币”制造了好看的经济增长数据,但却埋下了经济危机的风险,因为它催生出了资产泡沫,一旦这种货币的发行速度下降,那么资产的价格就有可能暴跌,从而引发经济危机,很大程度上,目前的高房价就是“容易的货币”人为地维持着的。

不仅如此,“容易的货币”对效率的影响还体现在扰乱市场价格上。我们知道,价格由供求关系决定,但如上所述,“容易的货币”创造了虚假的需求,这样就必然会导致价格的扭曲,而价格是市场中最基本的信号传递机制,分工交换都有赖于价格,价格扭曲就如同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失灵了一样,会导致经济运行陷入混乱,实际上我们正在遭受这种混乱带来的折磨,只是由于这种混乱的代价很难用数字衡量,导致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而已。

廣告

除了对效率产生不利的影响外,“容易的货币”还有再分配效应或掠夺效应。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指出通货膨胀有财富再分配效应,这主要是从“货币非中性”这一特征出发的,“货币非中性”是指货币从银行体系中流出时,有的人先获得,另一些人晚获得,对后者来说,当他们得到货币时,物价已经上涨,这就相当于他们的财富被转移到了前者手中。这里要补充的是,除了时间上的先后之别会导致财富被非法转移外,获得货币的难易之别也同样会导致财富被非法转移。

众所周知,从市场中赚取货币是非常不容易的,在市场中赚钱需要切切实实地出卖自己的产品、服务,而那些靠近权力的人,他们赚取货币就容易得多。比如,有的高校老师热衷于给政府做课题,从政府那里拿项目,就是因为从政府的课题经费中获利比从市场中赚钱更容易,有的高校老师通过给政府做项目,一年赚一套房都不困难,同样,一些企业从政府手中获得的大量补贴也属于这种“容易的货币”,一些企业正是通过这种补贴扭亏为盈的。那些获取了容易的货币的人,相当于掠夺了没有获得容易的货币的人。普通纳税人辛苦赚取的钱,被这些拥有与靠近权力的人轻松地转移到自己的口袋中,当然,这种财富转移方式是非常隐蔽的。这种非法的财富转移也导致了不同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被不公正地扩大。

除了上述借助于政府之手实现的财富转移之外,“容易的货币”也通过房地产市场或资本市场实现的财富转移。如前所述,拥有大量“容易的货币”的人会把这些货币转变成房子,推高房价,而这对那些没有“容易的货币”的人来说是灾难,因为这往往意味着他们要用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去买这些由“容易的货币”转化而来的房子,相当于拿“辛苦钱”去换“容易的钱”,这是何其的不公正!如笔者一直来所坚持的,房地产的问题本质上不是房价的高低问题,而是其背后的财富再分配与掠夺问题,或者说,房价上涨不能简单地看作是一个价格现象,它体现的是对大众财产权的一种侵犯。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