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编辑: seann    時間: 2017-02-24 14:23  

oil

“授予同来自中国的两家公司高达12%的股权,打破了该国此前对于国际合作伙伴的股份限制,交易的达成是该地区行业状态的分水岭,” 标普全球普氏石油高级编辑Adal Mirza说,“中国对阿布扎比原油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长达三年的阿联酋最大油田特许在岸经营权谈判终告结束,阿布扎比授予了中国国营石油公司中石油和私营公司华信集团高达12%的股份。

据透露,中石油和华信分别以18亿美元和8.8亿美元的代价获得了该公司8%和4%的股权,该油田日产量达160万桶。

被两家中国公司入股的公司名叫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公司(ADCO),隶属于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该公司在2014年组成,ADNOC控制这家公司60%的股份。

ADCO的资产包括阿布扎比的路上和浅海区块,生产阿联酋的“旗舰”商品——Murban原油,总储量为200亿-300亿桶。

“实际上,中国在伊朗与伊拉克之外的中东世界,此前并没有显著的投资活动。” 标普全球普氏石油高级编辑Adal Mirza表示,“阿联酋最高石油委员会是该国最高的碳氢化合物政策机构,此前一直将ADCO单一国际合作伙伴占股规模限制在10%。”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两家公司加起来的占股规模达到了12%,另外几家分别为道达尔、BP、日本国际石油开发株式会社和韩国GS能源公司,分别占比10%、10%、5%和3%。

而在更早之前,ADCO财团的国际合作伙伴分别为BP、荷兰皇家壳牌和埃克森美孚,占比均未超过10%。

“中石油和华信参与阿联酋最大的油田,是海湾地区国家石油行业的一个分水岭,”一位接近ADCO的人士告诉记者,“从股权上看,阿联酋希望与其主要客户关系更紧密的一致,同时与提供主要技术支持的西方国家保持关系。”

三年谈判路

实际上,阿布扎比最大的石油区块开采最早可以追溯至1939年,但ADCO财团直至1978年才成立,该公司负责开采经营阿布扎比境内最大的陆上油田,目前原油产量占阿联酋总原油产量比例超过50%。

而阿布扎比酋长国则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石油产量最大的国家,也是阿联酋最大的酋长国。

从2014年开始,由ADNOC控股的ADCO就向外寻求国际合作伙伴,道达尔则是最早被敲定合作的国际石油公司。在其之后,日本和韩国的两家公司也参股进来。

2016年年底,BP正式入局,与道达尔公司一样分得了10%的股权。不过这一股权的交易并非是以现金形式,而是与ADNOC进行换股。“BP会新发行由阿布扎比政府持有的2%的股份,预期不久可以完成。”BP公司向记者表示。

廣告

值得注意的是,BP是唯一一个与ADNOC进行合作协议续期的公司,此前的合作伙伴壳牌和埃克森美孚均没有与ADNOC进行合作协议续期。Adal Mirza告诉记者,因长年开采,目前这些油田区块如果希望保持较低成本,就必须引入技术实力相对强劲的公司。

“从协议进行谈判时间之长、参与各方之多可以看出,各公司彼此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国际石油谈判者协会中国区执委张伟华告诉记者,“从最终的股权结构看,阿布扎比这边既希望照顾到东亚的目标市场,又希望保持与IOC们油田技术上的合作。”

不过,上述接近ADOC的人士告诉记者,受益于两国政府的支持,与中国公司的谈判进程非常顺利。“中石油和华信集团都有来自政府的支持,阿布扎比方面也把该项目列为重点项目,谈判从三个月迅速缩短为三个星期。”他说。

上下游联动

对于中石油来说,这是自2014年以来该公司首次与境外上游资产达成合作协议,也是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进行的第一次上游资产合作。

但是中石油与阿联酋的缘分,早在2008年就开始了。

彼时,中石油旗下的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和中石油管道局承接了阿联酋的一项重要的能源管道工程,分别被授予了阿布扎比原油管道建设的采购和建造的主要合同。

“该管道对于阿联酋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为它将原油从波斯湾海岸的生产设施直接运送到印度洋的富查伊拉,可以帮助阿联酋打破‘霍尔木兹海峡困境’。” Adal Mirza表示。

绕过霍尔木兹海峡意味着阿联酋可以无视伊朗的封锁威胁,将石油直接出口至目标市场,这在当时也被认为是中石油海外工程项目的重点案例之一。不过受各种因素影响,这一管道直至2012年中旬才最终运行。

而对于华信集团来说,并没有合作历史的他们首次进入ADCO,除了来自政府的支持以外,其近年来迅速扩张的下游链条也为他们加了不少分。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