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susan    時間: 2017-01-16 19:30  

1484559145522484

上周日(1月15日),摩根士丹利全球跨资产首席策略师希茨(Andrew Sheets)在该行期刊 “Sunday Start”中发表文章指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在奥巴马时期较高的市场回报可能很难再持续下去了。

 

尽管这并不代表摩根士丹利在特朗普就职之前就一味地看低“特朗普市场”,但该行的建议是:在其他地方投资,特别是在欧洲和日本等地,因为这些地区不会受到美元资产的压力。

 

编译全文如下:

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于20日宣誓就任,他的政策对市场的影响也将迎来全方位的讨论,但在我看来,在新一届政府的管理之下,市场回报可能会比奥巴马时期更糟。

 

这种说法对于一个甚至还没有机会实施其政策的新总统来说似乎有些不公平,况且从最近的调查来看,投资者和企业的信心也在急剧上升,但我这么说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良好的市场环境通常来自从经济绝望情绪向经济乐观情绪的转变,以及投资者心理从“恐惧”向“贪婪”的转变,而两者都发生在过去八年,这期间产生的回报远高于长期平均水平,未来无论谁上台执政都很难复制这一点。

 

八年前,美股自由落体,信贷市场被冻结,高杠杆的美国银行体系正在努力避免崩溃。汽车销售量下降了50%,消费者信心处于历史的最低点,美国最大的财富储备住房市场也见证了自大萧条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止赎率。两次对外战争和税收的下降将预算赤字推向了历史的高点。

 

那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时刻,不出所料,当时的市场定价也反映出了市场的绝望情绪。上一次市场如此关注新一任美国总统的所作所为时,标普500指数位于805点的位置,高收益债券收益率为18.1%,风险指数VIX则为56%,而反观今天,同样的三个指标分别是2257点,5.8%和12%。

 

这样的变动水平反映了大环境的显着变化。目前,美国汽车销售和消费者信心都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住宅和商业房地产价格甚至高于上一个周期的峰值,美国银行现在试图返还资本,而非筹集资本。

 

此外,美国信贷市场在2016年的债券发行水平也达到了历史高点(1.3万亿美元),失业率已经达到40年来的最低水平,预算赤字回到1980年以来的平均水平。标普500的风险溢价从2009年的5.8%降至1.4%。简而言之,在奥巴马任期内的市场回报从各方面来说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新一届政府可能很难将其持续下去。

 

我们当然希望强劲的市场回报率能够继续下去,但是投资者们应该记住一个关键的问题:起点很重要,特朗普从如此高的起点出发必然无法达到奥巴马任期内的增长水平。因此,在过去八年表现并没有美国那么好的市场成为了更合理的选择。

廣告

 

其中一个选择是欧洲市场,该地区的表现在近10年内都不尽如人意,并且目前刚刚开始反弹。我们的欧洲股票策略师认为,2017年的欧洲市场将处于低估值和强劲的盈利增长相结合的不寻常位置。

 

从更广泛的角度上说,非美国股市在过去八年中的表现逊于标普500指数达90%。所以基于一个更好的起点,在2017年选择日本和欧洲股市是我们的核心观点。

 

本文由智通财经和比特港联合出品,独家翻译及整理自zerohedge,本文不代表智通财经/宏观资本/比特港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