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编辑: 骆, 华森    時間: 2017-02-24 02:00  

 

导 读

  中国富豪上演“大逃亡”?

  根据财富研究机构新世界财富(New World Wealth)的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富豪移民人数居全球第二,9000个。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的数据,中国也是9000个。

  澳大利亚打败了传统的移民目的国家——美国和英国,成为全球最受富豪欢迎的移民目的地,尤其受到中国和印度富豪们的青睐。

  他们寻求什么?

  在富豪们的眼中,优质教育、清洁空气、安全食品、资产转移、安全感,都将在移民的彼岸得到。

  而2000-2014年,14年间中国逾9万个富豪移民。

  有人认为,这种“含金量超高的出走”令其他国家受益。

  加拿大移民局数据显示:2009年,加国投资移民全球目标人数为2055人,中国大陆的名额占了1000名左右。以投资起步价40万加元(约235万人民币)计算,仅2009年,即使只按“门槛标准”计算,从中国流向加拿大的财富至少23.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一座世博会中国馆。

  事实上的财富转移,远远高于以上粗糙的估算。

  2014年9月,马云谈移民:

  刚刚在网上发现自己又“被投资移民”了,还说是我昨天在香港透露的。唉,现在有些报道真让人哭笑不得。

  我从没考虑过移民到任何地方,我在杭州出生,杭州上学,杭州创业,一直都是杭州户口,一切“粮油关系”全在杭州某街道。觉得做“杭州佬”挺好,没有任何想改变现状的计划。

  我热爱杭州,喜欢香港,也欣赏世界各地很多城市的文化和魅力。我在香港说过,我爱香港,我喜欢那里的朋友,那里的气候,那里的食物,更喜欢她是中国的一部分……

  我对移民也没有偏见,人各有志,我相信绝大部分移民海外的中国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支持帮助着中国。但是我本人没有移民的打算,因为我家在杭州。对了,那些移民香港的大陆人,确切的说应该是移居香港。

  2012年5月,王健林谈移民:

  很多成功的企业家,或者小小成功的企业家,移民,甚至是卖掉自己公司到国外海滩去度假享受。这是非常不好的现象。当大多数企业家都不再有奋斗精神,都卖掉公司去享受的话,那这个国家就完蛋了。

  2012年,梁稳根谈移民:

  (1)如果我要生一千次的话,我也要生在中国,如果我要死一千次的话,我也希望死在中国,我为我是中国人而感觉非常的自豪,我现在没有移民,我的儿子没有移民,我的老婆也没有移民。

  (2)为什么不移民,我们干净嘛,不干坏事不用给自己留后路。

廣告

  在北京买房?不如移民吧!

  去年,一条《再见北京》的微博被网友刷爆。

  微博内容讲述了一位通过自己努力打拼,在北京买房买车,并且站稳脚跟成为一名中产阶层的经历。为了把儿子送进重点小学,他原本打算用500万给6岁儿子买学区房,却遭房主临时加价30万,这位父亲遂愤而决定移民美国。

  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大量转发,这位爸爸也被网友称为“移民爸爸”。

  在此背后,中国的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已成为移民潮的主力军。

  早期的投资移民者很多都更在意绿卡,而资金能否返还是抱着期待但是不指望的态度;而现在的投资者,很多是将自己在中国大城市仅有的房产抵押来置换一个子女更好的教育前景,因此除了在意绿卡的安全性,对于资金的安全性也越来越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投资的不确定性,也是很多裸商产生的直接原因。

  对裸商而言,把家人送走,是为了后代有更好的教育以及财富安全;自己不走,是因为国外很难找到每年15%利润的生意,但是在中国能。

  中国现有《国籍法》规定,一旦取得外国国籍则自动丧失中国国籍。

  携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近日撰文指出,中国现有《国籍法》规定相当于把中国对国民身份的认定置于外国国籍判定之下,有损于中国的主权尊严,更弱化民族凝聚力,也不利于国家安全和吸引海外人才。目前世界主要国家几乎都没有这类排他性条款。

  在梁建章看来,实际上,很多人取得外籍是出于现实生活的考虑,并非希望放弃对中国的认同。

  如果在取得外籍后能保持中国国籍,海外华人更能维持与中国的情感纽带和对中国的认同,并能将其延续到后代。大部分国家并不要求入籍移民放弃原国籍,保留中国国籍也让海外华人能名正言顺地为中国争取利益。

  为此梁建章建议全国人大修改《国籍法》,删除这一排他性条款,并规定:除非本人正式宣布放弃,中国国籍永远有效。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