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wjy    時間: 2017-02-28 18:12  

http___i.ftimg.net_picture_5_000068485_piclink[1]

中国对资本外逃的打击是否已命中迄今最重头的目标?

中国房地产及娱乐业巨头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去年11月达成一宗10亿美元的交易,如今该交易的命运却打上了问号。对于这宗万达收购美国迪克•克拉克制片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交易,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在上周表示,由于万达难以获得将资金转往境外的相关批准,这宗交易面临着风险。迪克•克拉克制片公司是金球奖(Golden Globe Award)颁奖典礼的制作公司。

知情人士表示,只要及时获得批准,万达的交易就有可能进行下去。不过,这一拖延凸显出中国政府经济政策重心的转移。

在逾10年的时间里,中国政府一直鼓励企业赴海外收购外国资产——尤其是可以带回国内、运用于国内市场的技术和品牌。这些交易涵盖了从欧洲大牌足球队到一些全球最大化工制造商在内的各种企业,它们也标志着中国在全球的崛起以及中国企业的强大。

然而,中国外汇储备6年来首次跌至3万亿美元以下——长期以来,在中企寻求美元的时候,中国海量外汇储备一直是支撑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工具。中国的外汇监管机构已暗示,遏制资本外流的重要性将大过企业海外增长。交银国际证券(Bank of Communications International Securities)研究与策略部门主管洪灏表示:“随着外储跌破3万亿美元,中国变得敏感多了……即使是国有企业也很难把资金转往境外。中企的投资触手正在受到限制。”

万达由中国巨富王健林(见文首图)控股,与中国最高领导层有着深层次联系。不过,熟悉该公司的银行业人士表示,万达遇到问题并不让人吃惊。一位在中资银行处理跨境并购的银行业人士表示:“(连国企)都堵上了。万达遇到的问题现在很常见。”

2016年中企公布的境外并购规模约为2200亿美元,超过此前一年的两倍。打击资本外流的举措去年底公布时,银行业人士起初认为,规模较小的公司也许会难以获得将现金转往境外的相关批准,而战略性质的交易(而不是投机性的资本外逃)或许会过关。然而,这轮打击的影响大大超出了之前的预期。

多名银行业人士和律师表示,绝大多数等待批准的交易都已被延迟甚至胎死腹中。与此同时,已经获批但尚未完成的并购交易正被“重新评估”。

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Hogan Lovells)驻香港的管理合伙人陈爱民(Owen Chan)表示:“这不仅中断了正在等待批准的交易,还迫使企业回去审查已经获批的并购。也就是说,已经批准的交易也有风险。”

廣告

不过,被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直接驳回的交易就算有也少之又少。外管局是中国阻止资本外流的守门人。

熟悉整个流程的银行业人士表示,事实上,外管局采取的策略,是通过要求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及中国商务部等其他监管机构开展重新评估,来拖延交易。一家全球性银行的一名资深并购顾问称,即使其他监管机构已经重新评估过该交易,外管局也还可提出对上报信息的新要求。对于有关此事的置评请求,外管局未予回应。

今年1月和2月,收购交易规模仍然高于2015年——自年初以来,中企已公布14宗规模在1亿美元以上的跨境交易。这显示,尽管存在上述风险,中企仍在继续寻求海外并购。

澳新银行(ANZ)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Raymond Yeung)表示,外管局、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等监管机构最近已开会讨论如何协调跨境投资政策——此举等于是承认了中国政府在企业海外扩张方面传达了混乱的指示。

杨宇霆表示:“官方立场是他们仍支持‘走出去’的政策。不过我认为,监管机构已认识到资金转往海外的规模之大,现阶段这已成为他们的主要关注点。”

 

 

转载自:FT中文,本文不代表宏观资本/比特港观点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