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编辑: susan    時間: 2017-04-13 13:56  

iWoviVC

好吧,把美国总统和毛泽东联系起来并非首次。侯赛因总统刚刚登场也有好多中国粉丝亲切叫他奥巴毛,直到亚太再平衡/MH370/昆明事件/斯诺登之后,这种比较才销声匿迹。但这次代表保守主义思潮的外交家杂志,在五毛钱的换脸特效之外,真的准备了很多的论据。

  • 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哲学和性格
  • 身在建制反建制的不断革命理念
  • 思想立场不断改变,看似矛盾和无法调和的言论
  • 让敌人和合作者同时感到害怕
  • 采用非传统新媒体(大字报)直接发动民众

以上乃对毛泽东的描述,但却同样适用于形容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然而外交家杂志似乎并没注意,特朗普也具有另一个中国著名政治家的特质:Ruthless Pragmatism

  • 理念和成功轨迹到处充斥着实用主义的味道
  • 根据现实环境毫无困难地调整立场
  • 解雇而不是像Killery那样干掉团队成员
  • 拥有大家庭和人情味,亲近草根语言朴实

所以下面这篇美国人的YY文章就当作周末娱乐把:

CgGM-fxzusxt7705889

每个政治家都有一个动物作为现代纹章,奥巴马是鱼,特朗普是飞蛾,***

外交家杂志眼中的特朗普作为一位政党领导人(好吧,现在承认人家是党领导人了)与政党内部其他资深领导人互相鄙视,并且不断发表矛盾言论,立场想法不停改变,有多次婚姻***。他迎合了大众的恐惧,其行事手法往往被精英视为会引起广泛的动荡和不安。

 

 

要想象毛泽东像中国现代领导人一样在达沃斯论坛上就全球化的优点发表演讲却是十分困难的。***矛盾的是,毛泽东政治精神的**继承者***是位于几个时区以外的华盛顿。特朗普这种经常以推特(社交媒体)向大众直接发表个人意见的做法,与毛泽东那种推翻体制内的老爷:宣传人员和政府媒体,跨越它们直接与站在一起的民众传达意见的做法,诡异巧合之处

 

还有以相互矛盾为目的的因矛盾而产生的狂喜。据说,毛泽东深受道教的精辟格言(反者道之动?)所影响,即反对的声浪会映射出超越真相的另一种层次的真理,并且这是大多数人类已知且努力争取的目标。特朗普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受经验世界的影响,而经验世界却是大多数人理解知识和得到启发的起点。对特朗普和毛泽东来说,真理是可以协商的,且往往会屈从于当下的政治气氛。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最大的、***,便是其于1930年代所著的一篇论文——《矛盾论》。他于当中形容矛盾为“決定一切事物的生命”。很难想像特朗普会对此提出反对。

廣告

协商出一个新的真理甚至延伸至对待环境与自然界的方式。早在全球气候变化成为担忧前,毛泽东便对自然环境作出了不屑一顾的态度。据朱迪斯·莎普罗(Judith Shapiro)超过十年以前的研究显示,毛泽东乃一名坚定的神人同形同性者(编者注:anthropomorphism即神是人最完美的体现,神与人同一形象,同一性格,是人的最高典型和个性最大的张扬放大),认为需要与世界进行斗争、改变,以使其适应人类以及其主导地位。我们并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也有同样的想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确实把人类视为所有一切的中心点,并且看似对工业以及其他人类行为对自然界带来的影响完全不屑一顾。

再者还有他们对政治体制的态度的这种微妙的问题。直至其临终前毛泽东仍是一名革命者。他视官僚制与治理的“沼泽”让革命党成为既得利益者和仅为其自身运作。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便是共产党最具影响力的创始人对自身作出的最为猛烈的革命。

 

假设特朗普将引发一场当代的美国版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也只会将这场革命视为一个失败的反面教材。但毛泽东将完全能够理解这场革命背后的政治目的和原因。特朗普的态度对这位共产党创始人来说非常具有“毛主义”。

最后,还有毛泽东一生以来对体制内精英的厌恶。打从其于1910年代作为北大的一名图书馆员的日子以来,他便讨厌那些掌握了话语权的知识分子***。特朗普对那些其视为的在象牙塔里尝试质问他的傲慢精英所表现出的愤怒,将得到毛泽东的大力支持。

***如今的中国领导人并不会想要发动阶级斗争或者是革命时代那种与外界残酷对立斗争的关系。与其跟随毛泽东的经济治理,他们可能情愿迁移到太阳系的外缘。然而,毛泽东对传递信息,以及把中国传统思维和现代观念结合在一起的天赋,确实备受现代领导人吸引。他们喜欢并且将尝试效仿毛泽东传递信息的风格,即便他们拒绝接受他所传递的信息的绝大部分。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