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1  2  3

 编辑: seann    時間: 2017-02-28 12:08  

4

最近两天,新加坡副总理带着阵容强大的代表团来到中国。此举引来网友诸多评论。

事实上,这是一次迟来的访问。新加坡《联合早报》上个月报道称,两国每年都举行副总理级的双边联委会会议,会议轮流在两地举行,以汇报两国各大重要合作项目所取得的进展。“不过,这个原本应该在中国举行的双边会议去年未能如期召开。”

也正因此,张志贤副总理此时来华引来了新加坡媒体的无限期待。

▲张志贤

新加坡代表团到底有多重量级?

关于张志贤的来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2月22日即已宣布:应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邀请,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2月26日至3月1日率7名部长访华。

从当时公布的信息来看,新加坡访问团此次将出席的系列会议看上去还不少,其中包括:中国新加坡双边合作联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中新苏州工业园区联合协调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中新天津生态城联合协调理事会第九次会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联合协调理事会第一次会议。

▲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今天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

“中国与新加坡的关系迎来缓和,新加坡副总统率阵容强大代表团访华。”有新加坡媒体如此评价此次访问。

那么,这次访华的新加坡代表团到底有多重量级?用《联合早报》的话说,随张志贤参加会议的代表团“阵容强大,有11名担任政治职务者,其中包括几名被视为第四代领导人的政治人物”。

▲《联合早报》文章截图

具体来说,7名部长包括贸工部长,外交部长,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总理公署部长,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教育部长(学校)兼交通部第二部长,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此外还有3名高级政务部长,以及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兼贸工部政务部长等多名政府官员随行。

外界观察的显然不仅是双方会谈的经济合作议题,还有背后释放的政治信息。

新加坡本地网站“mothership.sg”分析称,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双边会谈相比,此次中国新加坡双边合作联委会的规格“独一无二”;有4位新加坡部长是第一次参加中新双边合作联委会的会议,而他们都是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班底的核心”。而且还有多人在新加坡未来经济委员会担任重要职务,该委员会不久前发布的新加坡未来10年经济发展策略被寄予厚望。

▲网站截图

“mothership.sg”网站还指出,新加坡本地的分析人士不仅看好此次签署的多项协议,他们也将此次访问视为新加坡和中国关系“全面回暖的表现”。

过去的几个月,中新之间发生了什么?

廣告

众所周知,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持续遇冷。而一切,都是新加坡的主动选择。

去年7月,新加坡对国际仲裁法庭关于南海争端的所谓仲裁结果表达了支持,甚至还积极推动将这一内容写进是年9月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的最终文件中。一些新加坡高官在多个国际场合高调表达相关立场。

▲资料图片:2016年9月18日,第17届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在委内瑞拉闭幕。

虽然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否认本国曾在上述场合提及南海仲裁问题,但却遭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的不点名回应。耿爽说,“某个国家”曾试图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给中国下绊子。

在随后的11月,香港海关扣押了9辆新加坡军方的装甲车,这些军车当时正被从台湾经香港运往新加坡。更令外界惊讶的是,这批装甲车在停经香港时竟然被卸落码头的堆场,却又没有报关。涉事船公司办理报关手续时,并没有提及货柜内有装甲车等军事装备。

台媒当时报道称,这些装甲车属于新加坡陆军“星光部队”,相信是前往台湾训练结束后运回新加坡。当新加坡媒体此前发出各种猜测时,新政府和军队先后表态希望尽早拿回这9辆装甲车的同时,也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一中”原则。

而从去年11月底到本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至少六次在记者会上回应这批装甲车的问题。

▲在1月3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关于新加坡被扣装甲车的问题,香港特区政府正在按照有关的法律法规处理此事。

1月17日的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这样提问:春节临近,新加坡的网友希望中方在春节前归还这批装甲车,中方对此有何看法?

看上去,想要回装甲车的不仅是新加坡政府,新加坡网民也开始着急了。他们在上传到YouTube的一首歌中,打算用唱歌的方式讨回。以这种方式“打感情牌”,也是醉了。


廣告

注明来源、保留声明及不增删改动内容即可非商业性转载本文